【一場花事】

夜下花影,自古多情,看不清的風景,看不懂的花心。

女人是花,繞有矯情,仿佛天生就帶有徑自綻放的靈性。時而寒梅傲雪,時而幽靜婉約,你若看懂,她便不再美麗,自顧保留一份賞花的心情,或許女人身上有賞不完的風景。

“一樹瞳朧照畫梁,蓮衣相映鬥紅妝”,夏季仿佛是女人的季節,那衣妝神秀,姹紫嫣紅,裊娜嬌影,燕舞驚鴻,仿佛要將愛情盡數侵占,在一場花季裡矜持而活潑。

思伊暗暗,偶有鳥鳴,閉目聆聽,繁華落盡。淺夏的夜裡掛著懂我的寧靜,那個單純,唯願著我此生如此,唯願著一場擦肩而過的花事。

你是我的一場花事,事敘著一段委婉的愛情,淬煉的純度,可比丹青。我在這場花事裡忽略瞭大多景色,隻是在一直聆聽你為我心動的聲音。

風中仿佛有一朵雨做的雲,在風中飄啊飄,不知要飄到哪兒去。

風中那朵雨做的雲,像是一朵雨做的你,靦腆著含蓄,在風中飄啊飄,飄成一首繾綣的詩。

你是我詩裡的愛情,細嗅著我過慢的韻律,慢得你有點想逃離,卻又不舍得離去。

你是我筆下的墨跡,吻著我多情的箋筆。你又怪我不懂得憐香惜玉,夜深瞭還在抖動著一肩的情絲,將你纏繞得太緊。

都說是為瞭愛情,又有誰真正相信,這隻是楊坤無所謂的專輯,卻讓我聽得那麼專心。我若不是為瞭愛情,又何必在夜裡自作多情的,想你。

都說愛情是兩個人的事,你走瞭卻讓我獨自傷心,原來分開不一定就是兩個人的事,總得有個人將愛情的墨跡清理,才能寫進另一種相思。

一場花事,一段愛情,一指流年,一消沉醉。

【愛在天堂】

浮生若夢的年輪,輾轉間碾衍瞭多少悲歡離合,輪下的印痕,鑲嵌成多少記憶的黃昏。

落花臨水,溫存一瞬,紛飛落塵,似雪般飄落,若泥般碾碎,香成亂塚,應瞭花墳。

恍惚執手凝望,是誰在夜裡虔誠祈禱,祈禱一場落花臨水的未泱,流引你盟約而來的方向。祈禱你思落凡塵的眼淚,能落進我的心房。隔夜的天堂,依稀著你顧盼瑤池的模樣,若光陰流轉一世,你還會記得我如初夢郎。

夕陽淡世,黃昏微涼,揣一袖雲,轉頭抹進須臾的風,飄向最近的遠方。我茲遊在半世纖上,目送一季晚春疏影在翠微旅途的夢遙;我猶涼著淡淡詩香,漫無目的的任荷雨灑落在我的衣角;我訴一箋風過無痕,將萬裡天風留痕在遲暮春歸,閑雲也伴碧食露,被留畫在煙雨的塵香。

初夏的季節,喧囂而凜冽,如漫長的紫薇含情,爛漫十旬,美成一種長長的相思病。我穿著薄衣在夜裡淋著瀟湘細雨,把自己丟在一個流著淚的暖季,浪漫成性情的荷色,我病又何嗟。

初夏的季節,與晚春沒什麼區別,荷花還沒有開,杏花還沒有謝,黃昏也依舊單純,容易破碎,緣分也依舊叵測,應瞭現實而妥協。

我是一種容易被當真的幻覺,如一片落花也會把她當成一場拖著影子的雪,隻是少瞭猶如與誰分別的感覺,一旦識破便灰飛煙滅。

我是一朵容易被在意的浮雲,驀然在煙消遠去的天空下依舊沉醉在芳苔獨立 ,隻是少瞭一道弧線遊戈的留戀,一旦落入天際便徹底無音。

獨依著窗臺賞著孤單的漫夜,誰會陪我在夜下看那陰晴圓缺,縱然你在天堂的瑤畔索眉,我也能與你赴一場愛的穿越。

獨享著情薄聽著情深的音樂,誰會在乎我此時薄情抑或多情的詩闋,百轉千回的心事,在一曲半壺青紗裡繾綣,唱不盡繁花似雪。

風吹浮世,吹的隻是我流連在陌上遙望天堂的心情,越吹越寂寞,吹得我妥然安靜。我一直愛著被風吹的任蕩,瞭落一身塵,從頭到腳,心如秋千,蕩來蕩去蕩進下一個浮世,然後 被風吹進一張素紙,愜意遊戈,沒有終始。

一場花事,愛在天堂,愛在夢裡水鄉;一片孤夜,銀碗盛雪,片片寒香。

文/雪影 QQ:283109794

一場愛一場夢,一場恨一場痛
一場宿命,天涯零落
一城一戀,夢似在天涯


超能力事件簿二部曲:謎之化身 SPEC~Close~incarnation【MOIZI 1魔椅奇】原木兒童成長椅∕餐桌椅Nanodots 魔力磁球/奈米點64-黑銀
光能輻射計/太陽風車-透明(小) -12cm30秒冷泡茶-又一春青茶品嘗款【Junkers容克斯】40mm自動機械機芯MOUNTAIN WAVE PROJECT系列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c5s4c2m3 的頭像
nc5s4c2m3

nc5s4c2m3的部落格

nc5s4c2m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