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暮時分,慵懶的歪坐著,臺燈的光打在左臉,我把玩著小剪刀,閉著眼,聽見風透過枝葉,躍過窗臺,穿過走廊,進瞭門,直直撲在右臉。

人在生病的時候各種感官都變得格外敏銳,平素躁動的心也沉靜下來。此時所有的感觸似乎排除瞭一切幹擾,驀地清晰起來,這樣清醒的記憶,或許多年後,依然會清地記得。記得安妮寶貝說過一句話:保持緩慢,靜默,以此來記得。若心有感傷,這記憶便會因為重,而日漸漫長。人是多麼善忘,不久前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,曾經好到同穿一條褲子的朋友,如今再尋不到蹤跡;人又多麼懷舊,不知何年何月你一剎那的恍惚,卻恍如昨日,清晰如斯。

平淡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,似乎那幾年被生生抽離,從未存在,也未留下任何蹤跡。於是人便害怕起來,生怕自己就這樣帶著悔恨和不甘死去,不留絲毫痕跡,也沒有人記得。人因此變得怕死,由此也害怕會導致死亡的各種因素,比如生病。一生病就驚慌失措,覺得自己要死掉瞭,人對於未知的事物總是表現得過分恐懼,因著無力掌控的發展方向,因著無法預知的未來。曾經覺得死是一件極其恐怖的事情,一個鮮活的生命瞬間就成瞭一具冰冷的死屍,再沒有知覺,再無思想,也再不能隨意支配自己,世間一切都不再相幹。如今覺得死又是何其簡單的事,不過就是腦死亡和自主呼吸停止。醫學是多麼冰冷殘酷,把一個人生命的終結隻用毫無感情的輕描淡寫歸結為三言兩語,不論你曾經怎樣叱吒風雲,亦不管你曾經如何呼風喚雨,隨意掌控他人生死,最終都逃不過這宿命的枷鎖,這枷鎖名曰死亡。死的方式卻又多種多樣,若是想毫無痛苦地死去,幾粒安眠藥足矣,你會在美夢中安詳地離開,你甚至都感覺不到自己的離去,隻知道睡瞭很久,做瞭很長的夢,甚至連這些感覺也沒有,隻剩虛無。其他重口味的死法不再贅述,例如割橈動脈、靜脈註射大量藥物,沒有藥物直接快速註射大量空氣也行,隻是死的過程略顯痛苦猙獰。

有段時間尤其關註點擊量,文章總也沒有多少人願意看,就責怪自己寫的不好。漸漸也就釋然,當初寫這些東西也並非著意於此,如今又何必在意。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文字是種治愈,有些話無人可傾訴,憋著又終覺抑鬱難平,遂寫出來,權當是與難得之知己促膝而談,若是偶然有人看到,而又恰好懂得,那便是我的福氣瞭。

有時會想象自己老瞭的模樣,必定是皺皺巴巴的,連自己都覺著醜得不忍直視。或許張愛玲也不願別人看見自己老瞭的樣子,年老以後隱居在美國,深居簡出,直至死去。像瑪麗蓮夢露那樣,在最美麗的時候離去,便是永遠年輕瞭。隻不過可悲的是,不管你怎樣苦苦哀求挽留,時間從不為任何人停留,也不因任何事物放慢腳步。所謂“天行有常,不為堯存,不為桀亡”。

日子像風一樣匆匆流走,又像這夕陽,倏忽即逝,人在夕陽這短暫的美好裡,總是容易觸景傷情,追溯往事,思念故人,繼而哀傷不已,仿佛自己也像這夕陽,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,於是想拼命抓住點什麼。忽然想起亦舒的一句話:你可知道,我總是在日暮時分,書影與書影之間,寧靜的悲哀裡,最想念你。



感情的世界裡,有人離開就註定會有人進來
一個轉身,你我各奔東西
跟蹤自己


小獅王辛巴 有機棉兒童枕二件組【買一送一感恩回饋】外貿 加密 造型立體 防蚊 音樂蚊帳-三款可選 JF0067ViVibaby Micky床圍欄-110*43CM(米奇)
《Amed 安美得生醫》愛心枕Summer Infant可攜式多功能換尿布墊Clevamama 防扁頭防過敏嬰兒記憶枕適合0歲以上的寶寶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c5s4c2m3 的頭像
nc5s4c2m3

nc5s4c2m3的部落格

nc5s4c2m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